“护士,你怎么抽我这么多血?是不是要拿去卖?”

w66利来

2018-10-03

    有人说医院是一个浓缩于社会的大舞台,那么我们采血室呢?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我们是一个小舞台。

  别不相信,你请看,保证笑不死你——    “唉呀,护士我血怎么是这个颜色呢?“这话经常有人问,也许你不觉得新鲜了。

  “护士,你怎么抽我这么多血?是不是要拿去卖?”  从此以后,我一吃炖心里就有了阴影。

   我给一个年轻的男子绑好了止血带,刚消毒,旁边的一个老年男子说:“别害怕哈,这针扎上还没有蚊子叮得疼呢。 ”听了他的话,我心里这个别扭啊!手起针落,青年男子“啊”的一声。   “护士,你别误会哈,我没有说你是蚊子。 ”他看了我一眼,呐呐地说。

  大哥,你不解释还好一点,你解释完了,啥也不说了,求我此刻的心里面积。

  那天窗口来了一个美女,我说,扎胳膊,这个美女扭捏了一下,但是还是快速露出了胳膊,我一看好么,这胳膊都上了漆了,于是我消毒,扔了棉签,又消毒。   “护士,你给我好好消消,可别给我弄感染了。 “我看了她一眼,那脸上的粉抹得直掉渣,我只好又消了一遍。

  我心里说,还是找个澡堂,好好搓搓吧。   那天给一个8岁的孩子采血,带他来的是一个老人,问过之后得知是孩子奶奶这孩子是左躲右闪,怎么按也按不住,一会儿得功夫老人已经是满头大汗了。

  “我给你爸爸打电话吧,让他来吧。 “说完老人拿出了电话。

孩子看了老人一眼,好像是不为之所动。 老人没有办法,狠狠地打了孩子一拳,接着又伸腿来了一脚,孩子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

  “宝贝,看看,阿姨打针还没有你奶奶打得疼呢。 快点过来吧。

“孩子还是忸怩不肯过来,老人真是又气又恨又上去又掐了他几下。

  好说歹说,孩子总算是露出了胳膊,一针见血后,我笑着说:“宝贝,是我扎得疼,还是你奶奶打你疼啊!“  孩子哭得很伤心,但是还是哽咽地说:“阿姨扎针疼。 ”  嘿嘿,我是看出来了,这奶奶呀,一定是你的亲奶奶。   采血的时候一个男子问我,护士我采的是肝功吧。

我连忙点头。   “我还要做肾功。

”他说。

  “那你下楼找刚才的医生,在给你开一张肾功的申请单子,然后交钱再上来。

“  “什么,还要交钱?就用这一管,我还交什么钱。

”他生气地说。   “假如你去水果店买水果,你买了,你交了苹果的钱,可是你走的时候还要带走,这能行么?“  “好像是不行。

”  “是吧,一个道理。

”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为我的打了三个call。

  一个孕妇来采血一共要采集7个试管的血液,男人对我说,护士我想和你商量个事。   “我媳妇,她害怕,你看能不能这样啊!这7管血呀,咱们分7天采行么?”  我看了他一眼,我很想问一句:“这是你亲媳妇么?亲的么?”  “护士,你等一会在扎针,我媳妇她害怕。 “抬头,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,此刻用一件衣服,把坐在凳子上的女人的脸围了起来。

  “啊!”女人叫了一声,男人一愣。 我已经手起针落,一针见了血,此刻血液正一路欢歌汩汩流入采血管里。

  “疼么?”我笑着说。   女人摇头,“护士你进针也忒太快了吧。 “我正得意,没有想到的是他接着说“你这么狠心谁找你做媳妇可是倒了血霉了。

”  我白了她一眼,心里说:“子不是鱼焉知鱼。

你可不知道我老公常说的话就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才找到我这样的。

”   那天采血时来了一个女人,采完血以后电话响了,她接通电话,随即:“老公啊!你放心,我已经采完血了呀!哦,老公你别担心我了。

老公,我没事,你放心。 哦,老公……”  她走了以后,下班时间到了,我老公来了电话,我说:“老公,你等我等着急了吧老公,老公,你别担心,我很快就下来,哦。

老公……”嘿嘿,话还没有说完,我老公居然把电话给撂了。 真是,我想他一定觉得这媳妇八成是犯病了吧。    那天给一个男子采血,可是绑上止血带,消毒,他说:“这不行,疼。

”好吧,换个地方,可是他又说:“不行啊,扎这里更疼。 ”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姑奶奶我这个绕指柔都弄得如母夜叉了,我愤怒地说:“扎哪里你不疼。

”  “扎你身上我不疼。

”  “扎我身上,采的是我的血能治你的病么?”嘿嘿我这暴脾气我声音一下提高了8度。

  “护士,你别听他的,你随便扎、你狠狠扎。 ”旁边一个女人咬牙切齿地说。   “得令”我心里说。

然后就手起针落,一针见血,男人的嘴巴一裂,那眉头皱的,都快成了八字眉了。

  一个小女孩子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窗口采血,我一看申请单名字叫曲苑。   “是曲苑风荷的意思么?”我说。   “不是,是曲苑杂坛的意思,也就是多才多艺的意思。 ”她妈妈说。   我的眼前一下就出现了那个综艺节目:评书,笑话,小品相声君请看曲苑杂坛,曲苑杂坛……。